<b id="zrd9r"><i id="zrd9r"><meter id="zrd9r"></meter></i></b>

      <form id="zrd9r"><p id="zrd9r"></p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zrd9r"><output id="zrd9r"></output></address>

        太古神王 正文 第1050章 變數

        作者/凈無痕 看小說文學作品上精彩東方文學 http://www.ystfengmi.com ,就這么定了!
            孔曄攻擊威能可怕,仙印之威強橫無比,秦問天身上綻放璀璨仙,仙臺之威瘋狂綻放,他身上涌現神龜虛影,身軀變得龐大,將南凰云曦擋在身后,不讓她收到干擾,同時,神之手再次出現。

            鎮天仙魔決綻放,以秦問天完美肉身,仙魔之軀,圣品仙臺綻放的鎮天仙魔決,威力何等恐怖,神之手每次擊出的力量,都要將這片天地鎮壓,將仙魔鎮殺誅滅掉來,瘋狂和對方的攻擊碰撞,天地瞬間暴亂,轟鳴之音不絕于耳。

            孔曄發出孔雀之鳴,身上七彩之光更加耀眼奪目,開屏之孔雀遮天蔽日,秦問天視野更加模糊了,閉著眼睛的他,仙念仿佛受到阻礙,模糊一片,那遮天蔽日的開屏孔雀射出的七彩斑斕的光彩,讓人感覺一切都變得虛幻,但可怕的是,那些斑斕之光點,卻不斷綻放一道道仙印,瘋狂擊向秦問天這邊。

            秦問天體內圣仙臺綻放無盡仙光,似在自行衍化,一尊恐怖的吞天大妖出現,蘊藏無盡兇威,秦問天的神之手轟殺而出,一尊龐大無比的混沌大妖出現在虛空之上,發出一聲驚天怒吼,震得天地動蕩,前方一切仿佛都要吞沒到他那張猙獰無比的大嘴之中,孔雀印法都部被吞噬掉來,簡直可怕。

            秦問天曾在古帝之城內的天空古城中得到一寶鼎,寶鼎內蘊藏八尊大妖寶術,分別為:妖龍、大鵬、玄武、神象、朱雀、麒麟、真犼、混沌,每一種大妖寶術都是威力無窮,蘊藏無數繁奧神通力量,秦問天至今才只是窺出皮毛,剛剛修行出一些手段來。

            八尊大妖寶術,都是威力無窮,混沌吞天,摧毀一切,孔雀古妖震蕩,印法威能都似遭到壓制。

            孔曄沒想到秦問天竟然這么強,即便這大妖寶術威力無窮,然而秦問天畢竟只是仙臺一重,能夠發揮出這般威能,自然和他完美身軀以及強大的仙臺有關,秦問天的仙臺,似乎趨近完美,他感覺沒有破綻,能夠壓制他的仙臺,等階至高,不僅如此,秦問天那雙神之手威力無窮,乃是絕學力量。

            種種手段結合在一起,頓時發揮出超強威力,跨境界。

            要知道,即便是天之驕子人物,如若是比他低兩個境界,依舊是會被他一擊秒殺碾壓,仙臺,一重一境,不斷完美強盛,仙臺三重比之仙臺一重,何止強大一籌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傳承祖地,我等前來守護,南凰氏意,是讓圣女不受干擾,憑借自身決斷出誰得傳承,然而,你卻偏要破壞,守護之真意,大概就在于此吧。”秦問天淡漠道,攻伐滔天,鎮壓天地仙魔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哼。”孔曄冷哼一聲,他身后開屏之孔雀,無盡印法旋轉起來,剎那間誕生旋轉毀滅光幕,瘋狂擊向混沌大妖,他的仙臺都釋放而出,威力無窮,那些強大印法鑄就而生的攻擊,化作摧毀一切的攻伐圣光,混沌大妖不斷震蕩,風雨飄搖,隨時可能會被摧毀掉來。

            秦問天體內,圣仙臺綻放毀滅之光,一柄柄方天畫戟凝聚而生,烏金光芒綻放,蘊藏著絕世毀滅力量,這一柄柄方天畫戟沖入神之手,再經歷神之手衍化變強,隨即暴擊殺出,一柄柄巨大的毀滅方天畫戟透著殺戮一切的光芒,碾壓虛空,轟向了對方,他依舊閉著眼睛,用心去感應戰斗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轟、轟……”毀滅的力量刺入那旋轉的光幕之中,咔嚓的聲響傳出,印法破碎,恐怖的毀滅方天畫戟洞穿一切,孔曄神色變了,光幕不斷震蕩破碎,開屏之孔雀虛影似都無法承受這滅世攻擊。

            又是一柄巨大無比的方天畫戟殺了過來,宛若烏金閃電,瞬間洞殺而至,轟的一聲巨響,七彩之光散落于空,孔曄的攻擊破碎掉來,他的身體被震退,悶哼一聲。

            秦問天的攻擊卻還未罷手,繼續攻伐,孔曄臉色難看,一尊尊恐怖的大鵬身影呼嘯殺來,不斷撕裂他的力量,擊中他的身體,已經失了位置,根無法繼續守護南凰笙歌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既挑起戰爭,那么戰敗,就該承受代價。”秦問天冷漠道:“笙歌圣女,恐怕你要停下來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&lt;&gt;這道聲音震入南凰笙歌的耳膜,使得她身體微顫,目光睜開,回過頭,看了一眼孔曄,只見孔曄臉色蒼白,只感覺沒有臉再去面對南凰笙歌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笙歌的悟性并不比南凰云曦差。”孔曄盯著秦問天冷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過,你若敗,就是連累笙歌圣女。”秦問天淡淡道,他腳步往上走去,跟隨著南凰云曦的步伐,依舊守護于她身旁,南凰笙歌沉默片刻后,竟嫣然一笑,道:“云曦邀請你前來為她護戰,很有眼光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笙歌圣女也無需妄自菲薄,若非是孔曄,勝敗難料。”秦問天微笑道,這南凰笙歌氣質如畫,帶著空靈之美,氣度也是非比尋常,遠勝南凰傲雪。

            “護戰之人就是傳承祖地爭奪的一部分,敗了就是敗了。”南凰笙歌柔聲笑道,她隨后看著孔曄道:“孔曄,此次你能前來幫我已經非常感謝了,你無需自責,若非是你幫忙,或許我都不一定能走到這里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孔曄看到南凰笙歌的笑容,心中更是慚愧,若是南凰笙歌表現出冷漠之意,他或許還會好過一些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沒有能夠助你成為傳承圣女,反連累于你,有何可謝之處。”孔曄搖頭道,他的目光凝視秦問天,眼眸中戰意依舊強烈,恨不得再戰一場,洗刷恥辱。

            南凰笙歌沒有再什么,這場戰敗,孔曄恐怕會銘記于心。

            而在此刻,秦問天的眉頭微皺了下,只見另外一方,南凰清若不斷往上走去,速度竟忽然間加快,比之前南凰笙歌以及南凰云曦的速度還要快,隱隱有迎面趕上的趨勢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南凰清若之前是故意隱藏實力?”秦問天目光望向那邊,他見南凰清若以及姜子煜并肩而行,兩人盡皆仙念涌向梧桐樹葉,這一刻,連續兩片梧桐樹葉化作階梯,鋪在他們面前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會?”南凰笙歌也看到了這一幕,她的美眸中閃過一抹異色,看著那邊的情形。

            這藠經不是南凰清若一人在領悟梧桐樹葉了,姜子煜,竟然也能夠做到,但是,姜子煜可并非是他南凰氏之人啊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南凰笙歌,為何他能做到?”秦問天問道,他也看出來了,姜子煜,也能領悟梧桐樹葉,而他和孔曄,是看不出梧桐樹葉奧秘的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姜家修行的手段神秘異常,傳聞都修有佛門神通,包括一些極為厲害的佛門大神通仙術,擁有無窮可能,以前,姜氏子弟從來沒有人踏入過我南凰氏傳承祖地,姜子煜他是第一個。”南凰笙歌緩緩開口道:“我聽,佛門有一種大神通之術,名為天眼神通,能夠勘破一切虛妄,看穿質,莫非,姜子煜他修行了這種神通,看穿梧桐樹葉中蘊藏之奧秘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這樣,若是將來他不入贅我南凰氏,那豈不是……”南凰笙歌眉頭緊皺了起來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梧桐樹葉中是什么?”秦問天問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南凰氏古籍中記載之物,還有屬于我南凰氏的秘術,考驗我們對南凰氏古籍的熟悉以及悟性。”南凰笙歌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南凰清若和姜子煜的速度來快,已經超了南凰笙歌,漸漸朝著秦問天和南凰云曦追趕,恐怕無需多久,就能將他們也超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南凰氏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?”秦問天問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但姜子煜是南凰清若邀請而來的,算是客人,即便真的窺視了我南凰氏一些秘聞,我南凰氏也無法怪罪于他。”南凰笙歌道,這是他們南凰氏自愿行為,是邀請,況且姜子煜的身份在那,姜氏弟子,南凰氏沒有理由動他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南凰清若呢,她應該知道吧,膽子這么大?”秦問天道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種情況,她會成為這一代傳承圣女,得祖地傳承,地位非凡,那時誰又能什么?”南凰笙歌回答道。

            南凰清若以及姜子煜兩人,都不簡單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這樣的話,只能阻止姜子煜了。”秦問天冷漠道,南凰清若以及姜子煜兩人領悟,南凰云曦必敗無疑,這是作弊。

            秦問天和姜子煜走高,中間的南凰笙歌漸漸需抬頭才能看到他們,孔曄走到南凰笙歌身邊,問道:“放棄了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放棄,最終得傳承的也不會是我,無論是秦問天還是姜子煜,都不簡單。”南凰笙歌看著上空左右兩道身影,原來,她只是一名看客。

            “姜子煜。”此時,只聽秦問天喝了一聲,頓時聲音傳入姜子煜的耳膜之中,然而他好似沒有聽到般,繼續領悟,梧桐樹葉落在腳下。

        【精彩東方文學 www.ystfengmi.com】 提供武動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節首發,txt電子書格式免費下載歡迎注冊收藏
        百度風云榜小說:劍來 一念永恒 圣墟 永夜君王 龍王傳說 太古神王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貼身高手 真武世界 劍王朝
    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8 http://www.ystfengmi.com 精彩東方文學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  小說手打文字版來自網絡收集,喜歡本書請加入書架,方便閱讀。
        国产亚洲精品理论电影